黄景瑜有个不好的习惯,见人只一眼就决定要不要做朋友,他不善于情绪掩饰和表情管理但也一直学着避免尴尬,不过练习了这么多年该聊死的天也还是聊死。黄景瑜对许魏洲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从来就没有过一点把握,似乎因为从初见那面就没能一眼看清这个人让他心里总隐约觉得受挫。他觉得许魏洲好复杂好难懂,他本来最是不屑的南方男生的圆滑性格安在那人身上却总也讨厌不起来。

住在一起那二十多天,聊了蛮多的也都放了防备。亲昵的动作开始了就收不住了,见到彼此条件反射就是掏裆强吻。后来就过年了,再相见竟然也没有一点生疏。有时他觉得许魏洲有些不地道,好几次有事不说出来,自己不往那里扯他就根本没准备提起。他越是这样黄景瑜就越是像心里埋了根刺,总也不舒服可是不知道要找谁撒气。












黄景瑜回上海那天来找许魏洲,也半个多月没见了,两个人坐在车里拿着啤酒望着凌晨三四点模糊亮起的外滩,谈着最近乱七八糟四方涌来的各种关注,好像一直憋着不能说的话都要一口气说完。

后来安静下来,黄景瑜突然说许魏洲我挺喜欢你,特别肯定的那种。许魏洲说你别傻了真当自己是顾海啊。黄景瑜苦笑了一会说我好像比顾海怂点。

然后太阳就升起来了,分开各自赶飞机戴上墨镜遮着黑眼圈也还是如常。

许魏洲说黄景瑜我们俩也就到此为止了吧,大概都不常能见到了,以后叫你出来别不理我就好。黄景瑜说不管什么时候你一叫我肯定到。

后来许魏洲常常在工作的时候走神,那些尴尬的问题浮夸的笑容奢侈的行头都让他觉得隐约哪里不对。他会想起黄景瑜在身边的时候好像一切没这么乏味啊,转念却又觉得这想法太矫情。

黄景瑜觉得这种感情大概咬牙忍一忍就淡了,世界上这么多人相爱也不能在一起,早就过了会为这事情寻死觅活的时候了吧。他觉得后悔很愚蠢,却忍不住想起拍戏的那段时间,觉得没把时间用够,觉得那时候好开心,不只是因为许魏洲,但想来关于许魏洲的那些却是那段记忆里最放不下的。

他知道许魏洲害怕因为他也怕 ,他知道这和他俩原本的人生轨迹都对不上。他没再提起,大约觉得不能纠缠,怕这唯一想维持的牵绊会有天不被珍惜。












又过了一周,黄景瑜发现这家伙不回微信,许魏洲那时候是没行程的,过了半天才回了句我生病了。他骂了一句傻逼,结束拍摄就开车过去了。

许魏洲不像黄景瑜没事就爱整理房间,黄景瑜进门看着客厅里外卖盒子眉头就皱起来。卧室门也没关紧,一眼看见床上乱七八糟包在不知道几床大棉被里面的人他是真心疼了。

许魏洲头昏脑涨地发着烧,梦里自己躺在床上候场,身边是灯光道具人来人往,丁导在责备连赛,黄景瑜在和柴鸡蛋满嘴跑火车,明明是嘈杂声响却让人莫名心安。
忽然脸上落了一双冰凉的手,向着那手依偎过去,只听到一声熟悉叹息,许魏洲一下子就醒了。一看见黄景瑜眼泪就没法控制开始流,大概是感冒太难受了他心想,许魏洲知道自己眼睛肿的不行脸上还发了个痘肯定难看死了,一点底气也没有。黄景瑜脸凑过来额头贴着额头开始啃他的嘴。许魏洲红着眼睛去推黄景瑜的胸。滚开阿,感冒会传染啊你还工不工作了。黄景瑜一边摸着他的脸一边说许魏洲你以后别生病了太丑了。许魏洲恨恨的一口咬住黄景瑜的手就不放了。黄景瑜心里想小样,特么的我走了看你丫怎么哭。嘶,松开阿我去弄点吃的。

端了热粥过来把许魏洲弄醒一口一口喂他,瘫在床上那家伙一边吃一边一双红眼睛死盯着黄景瑜,咬牙切齿的样子看得黄景瑜想揍他。你小子就算准我舍不得,成天吊着我,快吃吧吃完我就走了。你妈妈看见你这样还不气死啊,能不能让人省点心。许魏洲憋了好久,说黄景瑜你有多喜欢我。黄景瑜笑了说好像也没那么喜欢了。许魏洲心沉了一下嘴巴动了动没说话。黄景瑜一手拍上他的脸。许魏洲我有时候真想把你那脑子挖出来看看到底在想什么。开口说句别走能死吗,承认喜欢了能死吗。许魏洲说黄景瑜你好吵,我都生病了。

夜里许魏洲醒了好多次,被黄景瑜一双大手抱着有点喘不过气。他盯着那家伙睡着了的一脸没心没肺,决定不再想那些令人头疼的未来,和或许某天的分离。

评论(6)
热度(56)
  1. 闪不闪没有别的办法了 转载了此图片
  2. 兔子🐇应该吃萝卜没有别的办法了 转载了此图片
    真好,因为认真所以会有顾虑;因为年少所以勇往直前。但愿你们是特别的~
  3. Billill0228没有别的办法了 转载了此图片

© 没有别的办法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