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药

“你太贪心了。”那人说完就走进了人群。许魏洲追上去想要辩解,那些模糊着面孔的人们却一个个都围上来,指着发不出声音的他说“……是你太贪心…是你…就是你”。 

许魏洲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满脸是泪,胸口发闷难过得不行。拿起闹钟闹钟一看,三点一刻。闭上眼睛躺着挺了半天尸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从那天知道他要参加的颁奖礼黄景瑜也去,而且提名的是同一个奖,他就老做梦。拿起手机东翻翻西看看,调戏一下昨天刚认识的一直搭话的小姑娘,可人家估计睡得很香也不能陪他聊天。

朋友圈里昨天发的照片也有黄景瑜的赞——他依旧会看他的每一张照片。许魏洲点开他的头像又退出来,又点开,再退出来。想到今晚躲不过的见面,许魏洲心里一阵烦。 

不在一起也已经半年了,其实以前也不能常碰面,这下他干脆让昊哥把行程排得密集再密集,一有时间就关上房门写歌练琴,把自己逼成了演艺圈劳模。最近新发了张唱片,又开始忙着宣传。只要他不问不看,也就不会有黄景瑜的消息,分手这件事似乎只像是皮肤里没拔出来的竹刺,碰一下才疼。 

许魏洲其实知道错的人是自己。可偏不愿去和解,大概因为没把握谁更需要谁。第一次觉得爱人也会累。他几乎想要假装一切都没发生,甚至那个冬天也不存在。

许魏洲发现自己能想起的总是那些争吵,生气时候的对白,和每次黄景瑜死皮赖脸贴过来的样子。最是了解对方,才能在摔门而去的时候说出狠毒的话。

就连他们最后的场景也恶俗得让人不想回忆。“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 黄景瑜总是说得那么认真,就好像他从来都没有做错过。许魏洲抱着手机昏昏沉沉,越想越委屈。 













捂着肚子走出隔间,许魏洲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盖不住的黑眼圈。从下午开始他就一直打嗝,这段时间一忙胃又胀气,今天颁奖紧张死了,更是不舒服,没几下就要跑厕所。第四次经过贴着黄景瑜名字的化妆间,他终于忍不住停下看了一眼。

门半敞开着,黄景瑜坐在那里闭着眼睛化妆,半年没见看起来反而精神了许多。边上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女生拿着他的手机在玩,一边贴得很近在和他耳语,好像在说着什么非常好笑的事情,两个人凑在一起笑得肩膀都在抖,气得化妆的姐姐直皱眉。 

许魏洲突然觉得肚子更难受了。他刚想走,一只手却搂上来。“洲你站门口干嘛,进去坐呗。”刘铮突然从背后走过来,推着他就要进门。

许魏洲心想不好。

他放了一个屁。

里面三个人齐齐看出来。许魏洲在对上黄景瑜目光的瞬间推开刘铮撒腿就跑,越跑越快,方向还跑错了。最后他在走廊尽头被黄景瑜堵住。 

许魏洲脸红得要爆炸了,被围在墙角,目光躲闪,四肢局促。“你胃怎么又这样了?”许魏洲心想你都不要我了,还装什么好前任。刚要张嘴损人,一个嗝又打出来。他简直想死。 

黄景瑜笑了,手伸过来一下一下揉他的肚子,温度刚好,服务到位。许魏洲啪一下打在他手上,“你别招我,刚那女生是谁?” 

黄景瑜被打得一愣,“什么女生?”“房间里那个正妹。”“我新欢。”“百年好合,早生贵子。”许魏洲脸一拉就要走,被黄景瑜一把抱过来摁在那。 

“给我回来,你说你到底要干嘛。”“没干嘛。”“你知道我要什么。许魏洲,你总得做选择,我神经没有粗到看了那些视频还能不在意。许魏洲,我想要你。你想要什么?” 

许魏洲被摁在那里教训了半天,一双红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得黄景瑜没辙,拉着他往回走。“算了,这都快开始了。你先赶紧去整整吧,脸都花了。” 

许魏洲一双冰手被黄景瑜的手拖着,挣几下又挣不掉,只一张嘴还骂骂咧咧。 

“你今晚住哪?”

“没搬。”

“待会结束一起吃吧。”

“……”














《小彩蛋》 

“你这特么能再乱点吗?” 
“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吧。” 
“黄_景_瑜_你_去_死_” 
一只猫砂铲飞了过来。

评论
热度(20)

© 没有别的办法了 | Powered by LOFTER